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啊宝贝吸紧一点

2020-05-08 14:34

  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,被儿子陈杰接到城里养伤,因为工作忙,又给找了个护工。

  护工叫林香,今年27岁,以前没做过这一行,因为最近缺钱,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。

  林香长的中等偏上,但皮肤白皙细腻,上围惊人。一双腿又直又长,因为没有经验,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,穿着高跟鞋,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,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。

  话说这头,陈杰早早上班去了,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,她勤快又麻利,打扫完卫生,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,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,微微弯着腰,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,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,直接让他看呆了。

  老脸红到耳根,老陈弓了下身子,尽量遮住身下,哪知林香一下手滑,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。

  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,蹲下身子,伸手就去扫那汤渍,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。

  “嗯~”老陈叫出声来,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,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,想要更多,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。

  老陈是乡下出来的,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,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,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,呼吸越来越急促,嘴里对林香说:“快好了,快好了,林香妹子,你让我舒服一下,啊”

  老陈也慌了神,片刻后说:“香妹子,是叔不好,这样吧,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,叔没别的意思,知道你最近缺钱”

  林香本来想辞职,但是老陈这么说了,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,数目不小。她老公做生意亏了,现在在上班,压根养不起这个家,刚刚只不过给陈叔他就涨了一千块

  想到这里,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,擦了擦眼睛,又委屈道,“陈叔,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”

  水声哗哗响,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,林香咬了咬嘴唇,面颊上又泛起红晕,她忽然伸手,放在自己的胸口。

  林香不得不承认,老陈看起来年纪大,没想到没想到他那里,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。

 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,她其实挺空虚的,嘴上虽然不愿意,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,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。

  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,林香微闭着眼,睫毛轻颤,白晢的手渐不规矩。早在刚才,她就已经有了反应。

  林香脸色通红,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

  镜子里,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,丝袜卡在臀下,林香享受地闭着眼,额角香汗淋漓,她紧咬着下唇,想努力隐忍,嘴里却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。

  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,水龙头也一直没关,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,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,才想着来看看,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,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。

  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,她还在继续着,终于,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,身子抖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平静下来,软坐在地上。

 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,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,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,简直让人发疯。

  下午五点,陈杰下班回来了,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,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。

  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,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,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,但又有些期待,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。

  到家的时候,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,看到林香回来,大咧咧说道:“老婆,我饿了,去做饭。”

  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,要说感情吧,也是甜甜蜜蜜,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,可就是那方面

  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,每每亲热,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,他是满足了,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,总觉得空虚难耐。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,要啥给买啥,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,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,可从去年开始,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,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

  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,两只手极其不安分,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,气息喷在耳垂处:“老婆,我想吃你。”

  张志明嘿嘿笑了两声,跟林香说:“老婆,还说不要,我都没开始你就这样了,刚刚淘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我要你了?”

  她让林香趴在洗菜池上,将半身裙往上一掀,唰的拉开裤链,稍稍用力,林香发出“哦”的一声,张志明就忍不住了,直接就来。

  忽然间,林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,张志明看了一眼,不悦地说道:“陈叔是谁啊?”

  张志明没有听她的,还在运动,却抬手接了电话,还把手机放在林香耳旁,压低声音道:“接。”

  他们在那个,声音回荡在整个厨房,手机那头是陌生人,想想张志明都觉得刺激。

分享到: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6-2018 12小时新闻网 http://www.12hnews.com/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lobtom@163.com